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女子18年修脚几万双 主城买两套房、供女儿读博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68|回复: 0

27

主题

27

帖子

127

积分

网站编辑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27
发表于 2018-3-1 12:39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昨日,刘茂兰在为客人修脚,她的徒弟刘勤芬在一旁学习。 本报记者 胡杰 摄

很多人认为,修脚是不大体面的行当,这其中就包括刘茂兰的丈夫。不过,刘茂兰对此并不认同,“管它体不体面,我赚着明明白白的钱,做着行善积德的事。”

做了18年修脚师傅,刘茂兰修过几万双脚,几把修脚刀从锋利修到卷口,来来回回换了多少把,她已记不清楚。靠着修脚,身为外地人的刘茂兰在主城区买了两套房,还供着大女儿读到博士。

18年来,刘茂兰还收了40多个徒弟,最近几年里,年轻的学徒越来越多。如今,她徒弟的徒弟都开始收徒了。“不管啥职业,做到这个程度我很自豪。”刘茂兰说着,身边20岁的小学徒连连点头,眼里流露出崇敬之情。

1技术精湛

快、稳、准 力道拿捏恰到好处

昨天上午10点多,太阳刚探出点头,一片暖意铺在大地上。

“就在李家沱301车站这边啊,你仔细找,我这儿人多,就这样。”电话里,49岁的刘茂兰言简意赅,手头的活计让她腾不出空来说句完整的话,记者只能凭着感觉寻找她的修脚摊。

家住李家沱花园的何孃孃是刘茂兰的老顾客,一听我们在打听她,这位头发花白的老婆婆坚持要来引路,“她技术好,广场上数她的客人最多,你们找她没得错。”误以为记者是来修脚的,老人推荐得格外卖力。

李家沱百年广场上人来人往,在难得的大太阳下,有剃头的、修脚的、炒瓜子的……各种小摊小贩,热闹得像赶一场庙会。

刘茂兰的修脚摊在广场中心位置,打远处就能看到几个客人在这里排队。“来了,等到。”刘茂兰正在忙业务,只见她坐在小板凳上,微胖的身躯向前倾。对面的客人是个年轻姑娘,和刘茂兰相对而坐,伸出一只脚搭在她放着垫子的腿上。

姑娘年纪虽然不大,但是满满的死皮覆盖了整个脚趾,脚趾甲灰得反光,这是典型的“灰指甲”。

没什么抵抗力的人冷不丁看一眼,指不定有多排斥,刘茂兰却毫不嫌弃,满是汗水的脸几乎凑到对方的脚面上。如果忽略掉脚的元素,会让人觉得她在雕刻一件艺术品——一把修脚刀上下翻飞,朝着脚面上的死皮烂疮猛攻,快、稳、准,力道却拿捏得恰到好处,而对面姑娘神情悠然地玩着手机,可以反映出刘茂兰的技术确实好。

2服务周到

为顾客健康着想 修脚后反复洗手

刘茂兰手里有三把大小不一的修脚刀,修大脚趾用最大的刀,修指缝时用长度仅有2厘米的小刀。修到指缝敏感处时,她要用嘴吹气。5分钟不到,年轻姑娘一只脚修完,换上另一只,刘茂兰手起刀落如法炮制,原先嵌到肉里的指甲被削掉,整个脚变得光滑,指甲也平坦了。

10多分钟后,年轻姑娘站起身,一脸满足,“包灰指甲管好,收便宜点,120元嘛。”姑娘微信转账后小跑离开,脚上看来没有任何不适。

这么一会儿就要收一百多?刘茂兰笑得憨实,“一次性治好,要是复发再来,收费不算高了。”说话之间,旁边等候的一位老人赶忙坐到她对面,“轮到我了,轮到我了!”老人生怕被人插了队,动作有些迅速。

刘茂兰却没马上开始工作,而是站起身来走到旁边的树下,那里放着一个小盆,里面盛着清水。她拿出洗手液,手心手背反复搓,洗了两道过后,这才回来坐下。

刘茂兰说,修了脚后,手不干净,更要注意卫生,不仅是为自己,更是为客人着想,“一天摸那么多双脚,你不怕传染,客人还怕呢!”

一上午的时间,刘茂兰接了8个业务,差不多到手200块钱。“正常情况下,一天能赚200多,今天生意要好些。”

3师徒情深 很多学员过节都要来探望她

刘茂兰一边工作,旁边的学徒姑娘也学得很仔细,眼睛直勾勾盯着她的修脚刀。

学徒名叫刘勤芬,今年刚满20岁,戴着大大的圆框眼镜,满脸稚嫩,看起来像高中生。今天是刘勤芬在这里学习的第五天,她还没胆量上手给客人修脚。“怕整坏了。”刘勤芬说话声音小,说完就红了脸。

“大胆点儿嘛,这样咋个给人修脚呦!”

“嗯,好。”

在师傅的鼓励下,刘勤芬音量放大了点,脸却依旧通红。刘勤芬是大渡口人,高中毕业后就进了工厂车间,每天工作12个小时,机械乏味的工作让小姑娘憋屈地想哭,却又没有其他的营生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刘勤芬的父母发现了刘茂兰这个行当赚钱,加上刘茂兰有些名气,便通过她的熟客,推荐女儿给她当学徒。

这个文静的姑娘能修脚?她的父母愿意?自己不觉得苦?刘勤芬理了理黑长直的秀发,羞涩的表情里透出一股倔强。“师傅说工作不分贵贱,靠自己的双手赚钱,又自由,没啥子不好。”她说,自己的父母也是厂里的工人,每天工作很辛苦,每个月累死累活也就是3000多块钱。相比之下,她觉得修脚是为自己工作,肯吃苦就能赚钱。

刘茂兰告诉记者,自己从2000年开始修脚,陆陆续续收了40多个徒弟,最老的60岁,最年轻的20岁,一半以上都在30岁以下,女性居多。

“男的抹不下脸来干这个,所以男学员少。”刘茂兰坦言,来当学徒的都来自区县或者外地,家里不富裕,想学一门谋生的技术。来她这儿学两个月就可以出师,自己单干,穷人家的娃儿能吃苦,坚持一段时间就有了名气和回头客,生意自然越做越好。

现在,刘茂兰的大部分学徒都从事这个行当,有的自己开店,有的和她一样练摊,还有的则在大的洗浴中心里专职给人修脚。

“这个,30多岁,现在在渝中区……这个26岁,自己在渝北开店……”刘茂兰向记者挨个介绍自己的徒弟。收了这么多学徒,大多数人都很感激她。

不过,也有让刘茂兰冒火的事情。一年前,有个中年男子向刘茂兰拜师,“干这行有个规矩,你学成了不能在师傅家附近开店,抢师傅的生意。”这个学徒当时说得好听,学成后却看好了刘茂兰这里的人气,硬是在刘茂兰对面摆起了摊,还对外宣称刘茂兰是他的徒弟。这样的说法让刘茂兰难以容忍,从此恩断义绝。

好在刘茂兰的大多数学员都讲情谊,大家并不富裕,但逢年过节还是要探望下师傅,提着礼品上门拜访,这也让刘茂兰颇感自豪。

4励志人生 靠修脚买两套房 还供女儿读博

刘茂兰是四川广安人,1998年来到重庆主城,在杨家坪帮人卖衣服,当时每个月工资才400多块钱,她觉得赚得实在太少。

偶然间,刘茂兰看到杨家坪附近有个老人家在为别人修脚,生意特别好。她暗自在一边观察,老人一天做了40多单生意,按照当时两块钱的修脚收费标准,每天起码能赚80块钱。

这样的生意让刘茂兰有些眼馋,“这么能赚钱,干脆我也学学。”回到家,刘茂兰把这个念头告诉丈夫,但丈夫却不同意,原因只有一个:丢人!

当时,修脚这个行业颇受鄙视,都是些老年人在做,刘茂兰的丈夫在主城做装修活,赚钱不少,打心眼里瞧不上修脚行业,觉得做这个要天天给人摸脚,脏不说,还低贱,赚的也都是些小钱,算不得一门正经生意。

刘茂兰却来了倔脾气,认准了这条道就不回头。第二天,她鼓起勇气,告诉修脚老人自己要当学徒的想法。“年轻女娃儿,修什么脚,做不得。”修脚老人一开始并不同意,但经不住刘茂兰的软磨硬泡,终于答应收她为徒,不过定了两个前提条件:第一,不能在周围摆摊;第二,要交几百块的学费。

这些条件不算苛刻,刘茂兰欣然接受,两个月后出师,开始在巴南李家沱附近练摊。从刚开始一天只有两三个客人,到后来一天10多个、20多个,生意越来越好。

几年后,刘茂兰的丈夫患上脑血栓,无法工作,女儿又刚刚考上大学,儿子还很年幼,家庭的重担全部落在了她的肩上。靠着这个修脚摊,刘茂兰愣是给家里买了两套房子——一套50多平方米,花了10多万;另一套是新房,60多平方米,首付交了20多万,几乎全是刘茂兰攒下的钱。

不仅如此,刘茂兰的女儿在云南农业大学读书,成绩优异,硕士毕业后又考上了博士,也都是靠着刘茂兰修脚赚的钱。

“娃儿读书好,念书念多久都要供着。”说起女儿,刘茂兰满脸骄傲。今年夏天女儿就要博士毕业了,小儿子也成了家,家里用钱的地方相对少了,她心里也少了些压力。

不过,刘茂兰并不打算就此歇业,“我还不老,身体好,能继续干。”除了发挥余热继续工作,刘茂兰也希望能够给更多的年轻人提供帮助,“还是那句话:职业不分贵贱。只要他们愿意学,我就愿意教。”刘茂兰说。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精彩图文
在线客服(工作时间:9:00-22:00)
15178717149

关于我们

重庆美女

重庆美食

重庆美景

老板来份腰花

Copyright   ©2015-2016  重庆三美网  Powered by©cqmmm!  技术支持:三美网